Wednesday, October 15, 2008

美国之旅(二〇〇六年)

啊!期盼已久的美国!咱们终于见面了!
一行九人浩浩荡荡的朝加利福尼亚州去了!

飞机降陆前由上往下拍摄的美国领土,可见到一座体育馆。哈!记得当时坐足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还可拍出这不俗的景观,实属难得!


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一排接一排的建筑物像玩具一般,暗绿色的杂树林-东一堆西一摊的,尤如经过画家的巧手点缀过一般!还有那幼嫩色泽的翠草幼芽-大片大片的分隔成大小不一的长方形,令人看了心动!

另一居高临下图,可见一基督教中心建筑物。

一下机,其一名朋友便去接取一辆预早租定刚好可供九人乘坐的旅行车(这名朋友以前曾在美国住了二十多年,在这会儿也担当起导游的工作),大伙便开往旅店去了。

我们的寄居所-Best Western Motel。

我们居住的Motel是蛮有趣的,双人房里有电视(这话稍嫌多余),有卡带放映机(这听来有点儿可怕吧!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等设备!)到达美国加利福尼亚的第一晚没有外出,便跟太太兴高采烈的到Motel的柜台处租了一盒卡带(戏名忘了!只记得是讲述一名喜爱穿粉红色装的金发漂亮女律师的奋斗故事...),但哪知放映机却不能操作!无奈之下便拨电给柜台服务生,但他却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最后便只好在房里发闷,与太太整夜互看对方...。

第二天早上,发现道地的电视频道设有圣经讲道和读经分享节目。太太高兴极了!我也乐了!

吃过早点后,在外出前,我又到柜台处去要求另一名服务生帮我将放映机修好,他答应了,我给了他两张小费便外出了。傍晚回来后,获悉一切设备都处理好了,便高兴的与太太一同观赏卡带。

用完早餐后(Best Western Motel)

当地的早餐和本地的截然不同,清一色的面包和自烘面包,配合牛油和酱料,还有榖类和干粮配与鲜奶。饮料则有咖啡和橙汁等。用完早点后,便与朋友闲聊,话题当然离不开对“美国”的种种了解,认识及切身的体会。如此,大约过了一小时后,便乘车开始往新的一天的新目的地去。

我喜爱的雕刻品(Getty博物馆)雕工精致,色泽典雅!留露出静态美。

在Getty博物馆见识到了许许多多大小不一雕工精美的人物雕刻品。令人看了赞叹不已!实实在在的由心底里敬佩古人的鬼斧神工!间中选出了其中两件我所钟爱的作品供大家欣赏(见上图及下图)。

这尊半胸像也令我情有独钟!(Getty博物馆)尤其是眉头稍紧的神情,引人进入一道想象的空间里。


取下的壁画,另有一番风味!(Getty博物馆)

非常享受观赏这件作品,喜爱的并非只有壁画本身在画技上呈现出那个年代的时代性(这画的技巧有点类似Goya的油画技巧。),也整体的向人展现出当时的墙面及厚度。这不尽令我想起了多年前读过的一本书,内里有提及一种将壁画剥下来的技术,但这门技术懂的人却不多。
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令人看了心生佩服!(Getty博物馆)


Getty博物馆的局部外观。

Getty博物馆的除了内里的展品拥有极大的吸引力外,外观也别具一格(见上图)。还有当天也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油画展。眼睛有了福!见识到了许多以前只能从美术书刊里看到的原作品。但遗憾的是博物馆的看守员不允许我为画作拍照,所以在这里没能将鲁本斯的油画呈现给大家看。

当然在我看来,最大的收获还是有机会看到荷兰大师林布兰特(Rembrandt)的油画作品,虽说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不多,但也足以令我看得直流口水!

除外,那里也展示了不少印象派(Impressionist)画家的作品。其中我独爱毕沙罗(Pissarro)的风景画,特别是他笔下的花草树木,就像是有一阵风吹过似的,会轻微的动着,令人不禁想一看再看!
但是由于时间上的安排,促成我们没能尽兴的看完Getty博物馆的所有珍藏品,这一点是相当遗憾的!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据了解Getty博物馆的看守员都是从百忙中抽空出来的义务工作者,不求回报,这一点是非常值得效法的。

与太太合影,相信在美国的她是相当高兴的吧!


Hollywood Bowl剧场,可容纳一万八千人。


在Hollywood Bowl欣赏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古典音乐这种东西我是不太懂,但由于是艺术节的节目之一,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欣赏。
哈!在欣赏的过程里,我断断续续的又打瞌睡又睡觉的,起初对演奏的乐团颇有歉意的...后来才发觉到原来睡觉打瞌睡的大有人在...哈!应该是疲倦吧!因为演奏时间是在太阳快要西下的黄昏时分。
整场演奏会唯一吸引我的地方要算是接近尾声的时候吧!舞台上方连珠炮似的绽放出色彩缤纷的烟花,令人看了精神振奋!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当演奏会结束后,群众离席时的态度都表现得很文明。我丝毫看不到人挤人,人推人或几个人站住聊天而促成部分人群停滞不前的现象。群众都很有次序的尤如流水般顺利的离开场地。

Hollywood Bowl剧场节目开始前便已露出疲态,怎么搞的?

好莱坞的星光大道。可惜的是我们在那里逗留的时间太短。

在星光大道拍摄到的Stormtrooper。

在电影“星球大战”里,Stormtrooper的服饰及形象设计最令我喜爱,也说不上什么原因,总之就是觉得很“酷!”哈!我家里还收藏了两个Stormtrooper的玩具。在未来的日子里或许还会为自己多添加两个!

Disneyland正值五十周年纪念日。

Disneyland的购票处一大清早便挤满了人,感觉上大人好像比小孩还要来得多。好不容易的我与太太买了票,便带着孩童般的心情往游乐场奔去。

其中最吸引我的要算是他们的鬼屋了!记得当时是我自个儿进去的(太太说她怕!不敢进去!)。其实说实在的,那里与其说是鬼屋, 倒不如说是制造幻觉幻象和展示高科技的场所!处处充满着新奇的“鬼!”比如说在透明飘浮的泡泡球里可看见一美貌女子的头部在浮动...哈!想象一下那种视觉效果吧!

小飞象游乐场。


到了傍晚时分,便开始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游行。Disneyland里的各个卡通角色如米老鼠,小木偶,美女与野兽,白雪公主及七个小矮人和Lion King等都开始陆续配合着色彩缤纷的花车和伴舞者登场,现场充满着欢乐无比的气氛!

记得后来我和太太是大约八点钟离开的,因为一来其余的伙伴们会在入口处接送我俩回旅店,二来我俩也担心太晚回去或许会人潮拥挤...没有机会观赏到那里的烟花表演!可惜!可惜!

总之感觉上Disneyland是个花了一天的时间也玩不尽的乐园,几乎每一种主题乐园都得花上足足一小时的时间排队才有机会如愿玩乐一番!当然有机会的话应该可以再去...到时候会考虑去日本的或是香港的!



卡通花车游行。哈!从小便喜爱木偶历险记的故事及情节,看到这辆花车便仿如回到孩提时!

那里的跳蚤市场的规模是挺大的!

也记不起是在旅途的第几天,我们大伙儿一起到跳蚤市场去shopping!

那里的跳蚤市场的规模非常的大!五花八门,林林总总,各从其类的样样都有!朋友还告知我,幸运的话或许还会买到名画家的廉价画!(至于我,我将信将疑吧!)

就这样,走着走着的,我看中了一名黑发中年妇女的档口。她出售许许多多小巧可爱的陶瓷模型,我当时头脑也动得快,便快速决定向她买了八件,她乐了!我也开心了!太太却买了一些手镯,装饰品,也和我一起买了一些昆虫标本等。

离开跳蚤市场前,我看了看周围朋友所选购的东西,无非是一些盒子类的东西啦!有些朋友索性不买!结果很失望的,就是没有看到有人买到名画家的廉价画!

太太提着大袋的商品,开心极了!

油画技巧简练明快的哈尔斯作品。

旅途的最后几天,我独自一人到Norton Simon Museum看画展(哈!其余的七个人都去了shopping,另一人则想独自安静自修。),花了六美金买了入场券,便尤如孩童般快快乐乐的进入展览馆。馆内间中有展出一些雕塑作品如德加的一系列以“马”为主题的作品,还有亨利摩尔的和毕卡索的雕塑品。感觉上整个展览馆以印象派的作品居多,古典的也有一些,但更加前卫的就没有了。 就这样独个儿的在展览馆细细的品尝每一幅作品,也难得可贵的是管理员允许我可以在不用闪光灯的情况下拍照,最终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看完了所有的作品(看得快,主要原因是因为Norton Simon Museum是一间规模不大的Museum。)。

毕卡索的作品。毕加索是一位永远也看不腻的伟大艺术家,每一时期的作品风格都不一样,但你又能分辨出哪一些是出自他的手笔,哈!就不像一些艺术家,永远一个调,永远一曲唱天下!乏味!

朋友的丈夫亲自为我们预备晚餐。

在登机回国的前一天,我们拜访了定居美国的朋友的家。在那里,其乐融融,了解了美国人的家居摆设,除外,朋友的丈夫还亲手为大家制作烤肉和烤玉蜀黍 ,火候十足,大伙儿都有了口福!饭后,便共同拍了一张全体照,临走前免不了讲了几句照应的话,就这样,旅途终了!

隔天回途前,才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忘了去参观Universal Studio!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现在发现了嘉慧长头发的时候还是很有女人味道的呢,现在留了短发了,越发的干练。
羡慕你们的幸福!!!

Wong Shih Yaw, Abraham said...

哈!好说好说!多谢!

costume jewelry said...

I like your blog

面对面视频游戏 said...

I love very broad, I like some of the ancient culture, like modern architecture, and now I am fat, I like your BLOG!

扑克21点棋牌游戏中心BlackJack在线游戏 said...

Although we have differences in culture, but do not want is that this view is the same and I like that!